分分彩和值计划网欢迎您的到來!

歡迎訪問亮晶晶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決定輸贏

時間: 2019-04-16 | 作者:來 | 來源: 亮晶晶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清朝末年,整個中國紛紛被外國殖民統治,清政府對人民的掌控也松動了許多,一些商人看到了跨國貿易的商機,四處在國外奔走。而遠在地之極的云南人,自然也就是去東南亞這些國家,其中最為傳奇的就是緬甸。那里有翡翠礦床,中國人對于翡翠是趨之若鶩的,而在緬甸買賣的翡翠品類主要就是原石。原石不同于其他商品,買什么都能把價值看得明明白白,原石的價值是藏在里面的,任誰也不敢說自己,花多少錢就一定能買到多少貨。這高風險的交易無異于賭博所以買賣原石又叫賭石。馬老爺子就是這蕓蕓的賭石眾人之一,不一樣的是,人家是專門玩賭石的,這個馬老爺子半道出家,而且就賭了一次就讓他傾家蕩產。這可是個豪天大賭??!馬老爺子本就是騰越人,地處兩國交接,年輕的時候就曾經到緬甸挖過礦,仗著對翡翠原石一知半解的知識,馬老爺子這次下手極為大膽。馬老爺子本來是在緬甸做一些雜貨生意的,為那些去緬甸發大財的家伙們,提供點日常應用的雜貨,雖說買賣不大,但日久天長,也攢下來不少銀錢,等到馬老爺子六十壽誕一過,頓生思想之情。故鄉的糍粑和餌塊,每每想起夜不能寐。不到兩個周,就瘦得皮包顴骨,頰窩深陷,大兒子見了心生困惑,就詢問爹爹緣故,一家人商量好了,浩浩蕩蕩地整了七八架馬車來運送財物,正打算出發的時候,一個多年未見的同鄉來家里做客。“稀客稀客,怎地今日來寒舍拜訪?不事先告訴我一聲,以致于沒給你備下豐厚晚宴。”馬老子好面子,還要為沒能給同鄉備好好酒好宴而慚愧。“怎么好麻煩馬老您呢?隨便整點就行了”這位同鄉是個粗人,說話也沒那么多講究。“快去辦酒席”馬老爺子回頭短促有力的命令。很快滿滿當當就排滿了一整張桌面。兩人略歉身,隨即開始吃酒。“你這門口擺的七八張大馬車是要干啥子哦?”同鄉很明顯久未嘗肉了,說話是嘴里的肉還未咽下。“誒,這不是我也老了,想回鄉頤養天年了,可要運的東西,太多了,沒辦法只好出此下策”馬老爺子沒有心情吃飯,倒是在一邊樂呵呵地看著同鄉。“馬老的您家資還是真多哦,用得了八駕馬車,想我李禿子,全付家當一個包袱就全裹完了,不過道路艱險,您這八駕馬車,目標太大了,恐怕會遭到賊人的惦記!”李禿子先半段話還在打趣,可提及賊人的時候卻立馬嚴肅了起來。“可還能怎么辦呢?又不能丟掉!”馬老爺子漸漸和李禿子熟絡起來,也沒有了先前的客套。“不如……”李禿子剛要說出口,但隨即裝作被魚刺卡住了喉嚨不在繼續說下去。“不知李兄有什么高見,但請直說無妨”馬老爺子看出李禿子的顧慮,想著說不定能告訴我個好點的法子把家資運回去。“只是個餿主意罷了,還是不說為妙”李禿子顯然不想再繼續說下去。“不如講出來,哪怕不可行,也就當聽個樂子”馬老爺子,來了興致,想要聽聽到底是什么法子。“這不?前天我挖玉的親戚,背著礦主,偷了一塊料子出來,本來是想賣了賺一筆錢回家娶媳婦,可我可看見了,這人不識貨,他那個貨皮上全是綠啊,可他只賣一百塊銀元。”李禿子眉飛色舞,“可誰想到,就當我湊夠一百塊銀元的時候,有個家伙跳出來,要一千塊,和我搶這塊原石”李禿子停頓了一下,緊緊盯著馬老爺子,發現他聽得很入迷,“雖然我知道這塊原石遠遠不止一千大洋,可沒辦法我實在沒錢和他搶了,不過馬老爺子您不一樣,我相信,只要您也出一千大洋,憑我和他的交情,肯定能拿下。”馬老爺子聽了半天眼睛沒眨一下“您想一下,那些普通人懂什么,看見是一塊石頭,誰也起不了歹念,而且您把它運回騰越城了,還能大撈一筆,何樂不為呢?”“只是不知道您那位親戚在哪?能不能替我引薦一下。”馬老爺子還蒙在鼓里,以為人家是為他好,殊不知人家早就打聽出了馬老爺的家底頗為豐厚,決心來個空手套白狼。馬老爺子的大兒子聰明,心想:“你早不來,晚不來,一到我們搬家的時候,你來了,肯定有什么古怪,我得留個心眼。”但不是一個輩分的人,按中國人的傳統,是不能坐在一個酒席上的。大兒子只好一直站在門口,偷聽他們說話,聽到這,大兒子明白了,“這怕不是盯上了我家的財產”想到這,大兒子推門而入,大兒子小的時候馬老爺子沒少給他吃過好東西,所以人長得壯實,聲音也厚實,“我家的事怎么好意思勞您費心呢?”雖是一句客氣話,但最后二字“費心”咬的特別重,像是在警告李禿子別想打自己家財產的主意。馬家大兒子雖然來勢洶洶,但李禿子發現馬老爺子已經咬上鉤了,膽子也大了起來,“這是馬家人不信任我李禿子啊,也罷,也罷,就當我沒說過這話,你們權當放屁!”李禿子冷冷地說道。“馬立,誰讓你進來的,還不快出去!”馬老爺子像是被拂了權威,一臉狠像。說罷,馬立氣鼓鼓地走回自己的房間。“改天再會,馬老爺子我也先走了!”李禿子擔心馬老爺子明白過來,忙不迭也要逃跑。本來這件事,就該這么過去的,馬老爺子要押著財物回老家,而李禿子也忌憚馬立的威風不會再來打馬家的主意??蓻]想到,在馬家車隊,走到密支那的時候,這對冤家有碰上了。本來李禿子想著馬家這種大戶敲不動,想著來密支那的市場上,騙騙那些不懂行的普通人,賺點零花就行了??蓻]想到馬家車隊要過這,李禿子遠遠望見了馬家的車隊,又生一計,但害怕馬家大兒子看見自己有所警惕,早早得就藏了起來,喊自己的同伙(也就是前面的親戚)來看攤,擺出那個滿綠的翡翠原石(這可是他們的寶貝,只有外皮是滿滿綠,里面全是白慘慘啊,對那些賭石人極具誘惑力,曾經他們也開過一次,但發現里面一點綠也沒有,又重新粘合起來。)馬老爺子到了一看,又是一個滿綠的翡翠原石,頓時又來了興致,想著上次就和滿綠的原石失之交臂,這次一定要抓住機會。一看那個賣玉的人又是一副礦工打扮,臉都沒洗干凈,心里就下了定論:“這個人肯定不懂貨,看我把他手上的滿綠原石給誑過來”“賣玉的,這塊玉我買了,你開個價吧。”馬老爺子裝的很強勢,認定礦工應該會怕這種人。這時正值中午,馬家大兒子被派去找個像樣的菜館。“不賣,這塊是我媽要我給她帶回去壓泡菜缸的石頭,我只賣成品。”李禿子地同伙裝傻充楞,說話甕聲甕氣。馬老爺子更覺得好騙了,“這樣吧,我給你一百塊大洋,給我個面子,就賣給我吧。”“不賣!不賣!不賣……”李禿子的同伙裝傻裝上了癮,耍起瘋來。“嘿!你這個傻子,怎么不識好歹。”馬老爺子氣得提高調門,并揚起拳頭要威脅他。“打人啦,打人啦!打人啦!”李禿子的同伙放開嗓子,并奇異般地從掏出一壺鮮豬血往臉上潑。很快市場上的人全都聚過來,把李禿子的翡翠攤圍得人山人海。李禿子的同伙也一洗之前呆滯的眼神,變得又狡黠又銳利。“我這塊翡翠原石,大家看看啊,我要賣三百塊大洋,可這位主來了,非要一百塊買我的,我不賣,他就下死手打我啊”“你看這皮上滿滿全是綠色啊,要不是家里沒米下鍋了,我怎么地也得賣一千個大洋啊,想不到這么便宜人家還嫌貴,要強搶我的玉??!”說著李禿子的同伙還真的擠出了幾滴眼淚。四周圍觀的人紛紛議論;“嘿!你說看著這老頭年紀挺大,勁兒還真不小,看給人打得血刺呼啦的。”“哎,這么大年紀了也不知道自重。”正當馬老爺子羞憤難耐的時候,李禿子看準時機從人縫里溜進來,“你們這群人怎么說話的,知道這是誰嗎?帕敢的大戶人家,整個帕敢鎮的日用百貨都是人家的,怎么會因為三百塊大洋打人呢?”說著又湊到馬老爺子耳邊小聲地說:“您也別糾結了,快給人家三百塊大洋了事。”“我怎么能給他錢呢?我又沒打他”馬老爺子聲音提了一個調門,可還是很小聲。“這種情況下,抽身最重要,您別忘了,您還有八駕馬車在鎮子邊上停著,萬一出個好歹,您可不能惹上是非啊。”“再說了,我看這塊翡翠三百大洋也值得了,你怕啥?”馬老爺子無奈只好認倒霉,白白拿了三百塊大洋,等大兒子趕到,事情已經成為定局。只好背著這塊翡翠原石回了騰越。到了騰越馬老爺子還不肯死心,找了一大堆翡翠專家來驗這塊滿色翡翠,意想不到的結果出來了,居然被一貫認為是絕佳的好料子,價錢活脫脫翻了三倍。(這個時候內地的那一群專家們,也沒見過切開又粘合上去作假的原石,所以看到表皮光鮮亮麗,就以為是個高貨。)這人們輪番吹噓起來,把馬老爺子也弄得飄飄然,忘了這塊翡翠的來歷,是被人家強坑給自己的,如果是好料子,怎么會有人要騙他買呢?本來是可以一千塊出手砸在別人手里的,馬老爺子偏偏要自己開,還想著賺一筆大的,也讓他們認識一下我這個翡翠原石的大撈家。結果可想而知,鋸片下去的時候,滿是白色,仔細打量還有粘合過的膠水痕跡在上面,馬老爺子一時間大病一場,從此再也不問賭石。

文章標題: 決定輸贏
文章地址: http://www.gweng.site/article-95-192634-0.html
文章標簽:輸贏
Top
分分彩和值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