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和值计划网欢迎您的到來!

歡迎訪問亮晶晶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金靖 :《奇葩說》里這個用力過猛的女孩,其實真的很猛

時間: 2019-04-16 | 作者:吳阿贊 | 來源: 亮晶晶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from 好看的金九粒

  每個人認識的金靖都不一樣。

  最早一批認識她的人,應該是通過《今夜百樂門》。

  那個時候的她是有點精分的機場地勤培訓師,在溫柔女導師和暴躁狂乘客間無縫銜接,這一站,很多人記住了這個嘴上有一顆“美人痣”,笑起來眼睛里藏著兩瓣月牙的女生。

  在之后,是去年的《奇葩說》第五季,她活躍在片頭的辯題小片里。

  盡管每一期就短短幾分鐘的“高光時刻”,她像一個引路人,在最開始喚醒藏現場每一個角落的笑容,讓大家輕松的迎接接下來各位辯手海量而新奇的論點暴擊。

  而剛剛不久的《歡樂喜劇人》的決賽,讓很多人重新認識了她。

  和劉勝瑛吳彼搭檔完成的小品《好運家族》,在結尾,劉勝瑛吃到甜的橘子,吳彼手中的打火機亮起的時候,很多人感嘆,“一個喜劇小品,我怎么看哭了?”

  今天,我們和這位大多數人眼中的戲精女孩聊了聊,關于她喜劇的“前世今生”,關于她生活的“戲里戲外“。

  相信我,今天會是你重新認識她的第四個關鍵點。

   

  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在舞臺上收放自如,看起來神經大條,甚至有時候用力過猛的金靖,其實是一個摩羯座。

  摩羯座除了悶騷內斂之外,時而敏感,這樣的敏感可以幫助一個創作者最好的體察生活細節捕捉素材的同時,也會讓外界無數的評價變成傷人的利劍,字字誅心。

  我問金靖,“你平時會在意一些別人對你的評價嗎?比如戲精啊,用力過猛之類的?”

  「我今年參加《歡樂喜劇人》后學到的一課,不要太在乎輸贏這件事,以及一些評價,不管這些評價是好的還是壞的?!?/p>

  「比如我們在第一集被淘汰,當時比賽已經進入了中后期,能晉級的名額已經很少很少了,當時我們也預料到可能和誰比都會輸,所以我選了一個注定和他比會輸的人,索性直接挑戰張云雷?!?/p>

  「包括后來的復活賽,其實我都是很抗拒的,因為我覺得文藝作品你是沒有辦法去比的,而且畢竟是一個比賽,輸了還是會很難過。包括其實馬老師都在勸我說,你應該要去,因為這是你的舞臺?!?/p>

  「和太在乎輸贏一樣,當我開始思考別人的評價時,它們會打亂我,當然不是說不去聽取別人的意見,只是這些東西,太容易影響我自己的步伐和心智了?!?/p>

  對于現在的明星來說,入行的門檻,真的是學會一個叫做屏蔽的技能,金靖告訴我,其實這個行業本身就是一個很容易迷失自我的地方。

  畢竟如果自己都不知道哪些話該聽,哪些話不該聽,你不一定能活成別人心中期待的樣子,但是你一定會變得越來越不像你自己。

  “所以你作為一個摩羯座,你應該是一個內斂的人,那做喜劇表演,你會覺得這和你性格方面有所沖突嗎?”

  在我的定義里,其實每一個演員從站在鏡頭下的那一刻起,做的最多的一件事除了散發魅力之外,就是取悅和用力達到大眾為這份職業劃定的標桿和界限。

  每一個觀眾都是一個審判者,明星都是糖,你得到了審判者的喜歡,你就能多被舔幾口,都在大眾的記憶線中留存幾秒。但顯然,金靖并不贊同這樣的“取悅”。

  「我做任何的表演其實都是為了取悅自己,我從來都沒有遠大的目標,去取悅一些什么樣的人,我只是想讓大家高興,這才是我做喜劇的意義?!?/p>

  「我們在做任何的喜劇作品的時候,其實很多人都會說,你們的出發點真的都很奇怪,很多導演,編劇,在作品沒有誕生的初期都會和我們說,你們這個題材我覺得不行,但最后我們都會堅持?!?/p>

  「因為我喜歡這個,我也不在乎觀眾喜不喜歡,我覺得自己快樂最重要。包括很多人可能會說,哇你怎么會有這樣的表演風格,你怎么會想這么去演這個東西,因為這么演我最舒服,最高興?!?/p>

  「所以取悅自己,才是我做喜劇的起點?!?/p>

  每一個表演者都擁有自己的程式化,大到自己和觀眾角色的靈魂聯結方式,小到如何在鏡頭前如何不用眼藥水三秒鐘哭的梨花帶雨。

  但金靖所信奉的表演準則,其實就是她自己的真實。

  不為取悅任何人,也不為了任何的效果去給自己的作品杜撰或者捏造,她把生活和舞臺的邊界,無限的模糊化。

  舞臺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和生活里相比,舞臺上的她,可能也只是卷了頭發,或者多做了一個幾小時的妝發。

  在臺上每一個放聲大笑甚至是大家口中用力過猛的,不是喜劇演員金靖,而是金靖本人。

  其實相比于舞臺上的鮮活,很多人都很好奇,生活里的金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畢竟大多數人很難把“政法大學畢業生”的身份,和喜劇女演員無縫銜接起來。

  “你好像是政法大學畢業的吧,去演喜劇這件事,算是你生活里的意外嗎?”我問。

  「其實我覺得,不是說我是政法大學的然后去演了喜劇很怪,其實我從小到大在班里演小品啊,我在朋友里也都是個好笑的人,所以其實我考上了政法大學才是一件比較奇怪的事?!?/p>

  「然后我在大學里就認識了劉勝瑛,一起做喜劇,表演到了現在。前幾天我們一起回上海參加同學聚會,發現很多以前劇社的或者是之前一起做即興劇的朋友,他們都因為生活中各種現實的問題,就沒有在做喜劇這件事情了。但我和劉勝瑛居然一直莫名其妙的在做這件事,還做成了自己的事業?!?/p>

  「昨天晚上,我大學里一個不怎么說話的同學,突然發消息給我說,發現你們和大學的時候真的一點都沒有變,就這句話讓我覺得真的太棒了,我還是那樣,愛瘋,愛玩,生活并沒有給我們當頭的棒喝,生活一直在回報我們很好的東西?!?/p>

  這應該就是“劉金歲月”的開始了吧,金靖和劉勝瑛最幸運的事,大概就是在追夢的路上一直都與現實的殘酷稍微偏離。

  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用過分的擔憂,也不用過分的苛責自己。

  “我有看你之前做的vlog,真的很好玩,你妹妹真的超級可以,所以你為什么想要做vlog?!?/p>

  「因為大家都流行在做,所以我就做了哈哈?!?/p>

  「就覺得這個形式挺有意思的,因為它也是一個真實的紀錄,好玩的點在于,你在拍的時候會想,哎這段可以嗎,結果剪輯拼出來一個這個東西就覺得,哇,還不錯,真的太神奇了?!?/p>

  “所以你覺得,舞臺上和生活里的你,最大的關聯是什么?”現在太多演藝圈里的人設崩塌,都來源與生活和舞臺的反差。

  「因為我不是專業的科班出身,所以我在舞臺上用到的,其實都是我在生活中的經歷,我沒有很多專業學表演的人,程式化的東西?!?/p>

  「我在生活中一直是這個狀態,平時說話,玩真的很瘋,才被別人發現,所以我在舞臺上要繼續沿用這樣的狀態,一切依靠我的本能去表演?!?/p>

  「舞臺給了我生活中無數安放的瘋狂,一個很好的歸宿,順理成章的有了一個發泄的出口?!?/p>

  所以其實,生活里的金靖,和我們看到鏡頭里的金靖,真的沒有什么不同。

  恰恰相反,這樣的零反差的背后,是生活賦予了她表演的底色,也賦予了她的特別。

  舞臺極致了生活化的她,把她打磨的更加耀眼。

  每一個信奉生活的女孩未必會得到生活的寬容和偏愛,但是一定能得到一些與眾不同的感悟。

   

  在整個對談的過程中,金靖不斷的強調自己是一個平凡而普通的人。

   

  我問她,如果有一天能去演電影了,你想演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我其實沒有什么想要嘗試的角色類型,我只能演好我自己,假如我被安排去演一個公司職員,那我演出來的也一定是我這個版本的公司職員。我誰都可以演,但是都是那個職業版本下的我?!?/p>

  每一個人生來最可貴的事情不是堅信自己的特別,而是可以在漫長的時光里去接受自己的普通。

  而金靖做到了,在她的眼里,自己是一個普通人,但是普通不會妨礙一個人發光,平庸才會。

  普通其實永遠都不等于平庸,無論是在充滿戲劇程式的舞臺上,還是時而有些無聊的生活里。最難扮演,也最難參透的角色,就是我們自己。

  我想不出一個標簽可以去定義她,奇葩說的小片演員?喜劇能手?還有很多人曾經給金靖貼上的標簽,包括了南方喜劇代表,女性喜劇代表,90后新生代喜劇代表,種種責任和壓力并重的標簽。

  金靖從這些標簽里,都巧妙的抽離了,留下了她無可替代的普通。

  能定義她的詞匯,只剩下她自己的名字了吧。

  作者:吳阿贊,春天就應該寫寫畫畫喝喝茶。

  你眼中的金靖是怎么樣的人?

  有什么想對她說的?

  在留言區告訴我們吧!

  ??星?標七門,不錯過我!??

文章標題: 金靖 :《奇葩說》里這個用力過猛的女孩,其實真的很猛
文章地址: http://www.gweng.site/article-95-192619-0.html
文章標簽:真的很  奇葩  用力
Top
分分彩和值计划网